电话:0743-5222902

邮箱:zemz@163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师生天地 > 长河文学社 > 正文

逝夏

时间:2016-07-03 10:19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高144班 邹冬菊 点击:
      好久没有与陈联系了,我们最近一次见面也好像是好几个星期前的事了。虽然我们还在同一座城市中上学,相隔也不过几条街的距离,但我们为了各自的学业忙的天昏地暗。
      与陈相识在夏天,那时我们躲在妈妈的身后,探着小脑袋偷偷打量这彼此。很有缘,我们又在同一所小学上学。于是我们每天一起上学放学,一路上都是我们的嬉笑声。我们整日疯玩,肆无忌惮。聊学习的事,分享小秘密,还有偷摘别人家花时一起被狗追。我们就像田野的蒲公英,无拘无束地生长。友情就在那纯真的岁月中慢慢发酵着。
      初中时,我们对未来的一切都充满了憧憬。那是陈的长发还没剪短,我还爱整日穿着裙子和她一起“霸占”公园的秋千,我们“放肆”的笑声充满了公园。柳树下的石凳也是我们常光顾的的地方,因为没有什么人来,只有夏蝉在枝头奋力地卖弄着自己的嗓音,所以我们可以独享那儿的宁静。吹晚风,看日落,对星星许愿,设想以后我们会是什么样子。
     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而时光却像一辆马车,由着马儿嗒嗒地向前。不因为某个人或某个愿望而停留。
      最难忘的还是中考的那段时间。紧张的复习,每天都要有的试卷,还有那刺眼的分数。即使挑灯夜战到午夜,自己的名字还是要在排名榜的后几行才能找到。再也没有时间去吹风了,与陈的联系也只限于电话里的几分钟,然后又匆匆忙忙在题海中奋战。那年的夏天格外的热,窗外的树叶有点被晒得卷了起来,有的下垂着,毫无生气。地面似乎都冒着热气,迎面的风也不再清爽,而是燥热的。整个世界像是被放在蒸笼里似的。头上的吊扇吱吱地转动,有气无力。汗水顺着脸颊流下,手中的笔却一刻也没停下来,直到收卷铃响起。它似乎宣告了的不是考试结束而是一个时代的结束。
      后来的后来,也就是现在。一切都像一部写好的书,顺着情节发展。我与陈上了不同的高中,她把长发剪成了利索的短发,而我也收起了长裙。面对学习的激烈竞争,我们更注重成绩。
      一切都是好像没变,树上的蝉儿依旧叫得很欢,老爷爷卖糕点的声音还是能在街头巷尾听见。可我觉得一切又好像变了,我与陈像河流一样汇聚到一起,而后又各自分开,奔向不同的方向。那个夏天已经逝去,也许这就是成长所要经历的吧。但,还好我们的友情不会变。岁月然我们由无知慢慢变成熟,再认真审视自己,这也许就是成长吧。(指导老师:罗召霞)

(责任编辑:祝东顺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