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:0743-5222902

邮箱:zemz@163.com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师生天地 > 教师随笔 > 正文

再看清澈美

时间:2017-12-07 09:21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卢杨均 点击:
      想起女孩子的美,就想起缠绵在中国人口中的各色说法,无论是“云想霓裳花想容”的美艳,还是“清扬婉兮”“美目盼兮”“遗世独立”的出尘,或者“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启笑先闻”的泼辣,又或者“翩若惊鸿宛若游龙”的高贵,都见证了我们对美的不同标准和不倦的追求。冰心说:“这个世界上如果少了女人,就少了十分之五的真,十分之六的善和十分之七的美”。
      中国的文人墨客们,在山水之间邂逅自我,“智者乐山,仁者乐水”;在美与丑之间艰难平衡,“十听春啼变莺舌,三嫌老丑换蛾眉”不美,而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竟美。遇见美,发现美,过之则腻,不够则寡淡。
      这些日子,关于“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”以及“如何避免成为一个面目可憎的中年女人”的争论骤然喧哗。好友二十韶华,却自称是一个中年妇女,小伙子揽镜自照,难阻早生华发。种种浮躁,无疑展示了人们内心对青春之美的牵挂:最是人间留不住!
      青春,这最转瞬即逝的惊艳,幸而,被沈从文捕捉到。他细细打捞岁月的长梦河,从里面找出了两个巧笑嫣然的东家之子,并非饱读诗书,容貌似小家碧玉,却又足以成为你心目中的白月光。
      沈从文描写青春少女的魔力,到底从何而来?他笔下的翠翠,已经成为了一个文化符号。他写的另一个女孩子夭夭,还藏在旧书《长河》的角落里窃笑。让我们再次回首看这清澈的美,看青山绿水间的少女和她们蓬勃的生命力。翠翠和夭夭,是两个不同命的孩子。一个是孤苦的贫家女,一个是家旺人旺的乡绅之女。但是这两个女孩子,又都展现了一种中国文学长河中少有的美感。
      首先,她们是自然的人。
      “翠翠在风日里长着,故把皮肤变得黑黑的。”翠翠绝不像传统的中国美人。诗经“ 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”已经定下了美人的基调,如同精心呵护的花卉,但是翠翠却是“在风日里长着的”,她是自然中成长、天作的一个人。“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(翠翠)”无疑暗合了卢梭在《爱弥儿》的理念,按卢梭的所讲翠翠才算是接近完整的那种人。
      夭夭一开始出场,是和姐姐一起,从河边走来,沈从文形容她“年纪较小,脸黑黑的,下巴子尖尖的”。令人惊叹沈从文对美穿越时空的洞察能力,如今西方国家已经不流行白雪公主,反而爱上古铜肤色的健美,却不知沈从文在上个世纪初就已经有了这样健康的审美。
       其次,她们有小兽心性。
      沈从文写翠翠“为人天真活泼,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”。小兽有蒙昧的一面,正如女孩子对礼法的不通以及天真烂漫,所以翠翠“从不想到残忍事情,从不发愁,从不动气”。写夭夭,则说她“眉眼秀拔而略带野性……神气风度是个‘黑中俏”。夭夭的脾气更是 “乖巧和谦虚……心性天真而柔和……”。
      小兽还有另外一面,那就是没有攻击力,从不会真正伤害人,于是争吵也是玩闹,悲伤也会忘掉。翠翠的爱情悲剧,也就在于她不伤人。她既爱着二老,又难以真的对老大说出伤人的话语,所以往往别人替她做了选择,老大下河没告诉她,二老离开她也没有商量。她不想伤害别人,反而伤害了自己。沈从文写夭夭,她没有高傲的性格,和家里的仆人相处得如同祖孙一般,言语机灵,处处为这仆人满满着想,说“三哥,你做了主席,可记着,河务局长要派归满满!” 
      康德说:“有两件事物我愈是思考愈觉神奇,心中也愈充满敬畏,那就是我头顶上的星空与我内心的道德准则。”沈从文笔下的女孩子,心里有天生的准则,她们懵懵懂懂模模糊糊地在真理河岸边上行走,却意外地采撷到了人性纯美的花朵,而她们浑然不知。
      再次,她们有男孩子气。
      她们有警觉、淘气、促狭、机灵这些文学中男孩有女孩绝少的品性。正是这样的描写,陡然让笔墨所成的一本书生动了起来,也让沈从文笔下的女孩子别开生面、卓然不群。
      沈从文写翠翠遇见陌生人, “做出随时皆可步入如深山的神气”,这样的虚晃一枪,让人喷饭之余,又悦然于她的警觉。翠翠和二老初遇,就骂“悖时砍脑壳的!”这样的蛮横,恐怕是山里特有的女子英气。有次二老和爷爷说话,心里其实在等着翠翠,但是翠翠呢?却像个男孩子一样,把爱情忘到了爪哇角,自己在山林间嬉戏不来!
      而夭夭会抢白别人,人家说她爱好的东西,她就反唇相讥“划船的,你乱说,你怎么知道我爱好?”言语直白,绝不是大家闺秀。夭夭会促狭地调笑村里吹牛的三黑子“三哥,得了,轮到你做村子里龙船会主席,还要三十年!”,她不但没有传统女子说话的那一副羞怯,反而机灵地把所有人逗笑。她又淘气又好奇,总是问这个问那个,人家说她“生成就是个猴儿精,什么都要动动手”,对人也大胆,首先是存了一副好心,觉得人都是好的。所以那军人找她攀谈了,她就天真烂漫地和他说好多话。但是一旦知道了军人的小算盘,她就又机灵起来,拿出女孩子的矜持。
      沈从文写的翠翠、夭夭,和其他文学中的女孩子形象很有大不同。林语堂说《浮生六记》的芸娘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子,大抵是取其真其淘之不俗。沈复写陈芸确实超脱了写女子的窠臼,所以她捏着老公沈复的鼻子逼他吃腐乳,穿沈复的衣服女扮男装与之外出游玩,但是那还是一个少妇偶尔的出格,总体来说她还是温婉可人,而她为沈复寻觅妾室,似乎更显得她的传统。诗词中也有李后主的《一斛珠》“绣床斜凭娇无那。烂嚼红茸,笑向檀郎唾。”这种娇憨活泼,似乎又过于艳丽。而沈从文笔下的的翠翠夭夭却是青春年少的女孩儿,烂漫可爱之中,带着异常难得的清澈。她们是这方水的钟灵毓秀,也是那个年代的田园牧歌。我们所在的时代终于免不了油腻,在华灯初上的夜晚,吃过了珍馐美味,你还是可以点一盏小灯,捧一本老书,掬一汪清澈。
 
 
 


 
 
 
 

(责任编辑:祝东顺)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老司城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